<form id="jdbjl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dbjl"><nobr id="jdbjl"><meter id="jdbj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dbjl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dbjl"><nobr id="jdbjl"><nobr id="jdbjl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
          rss信息聚合
          首頁 > 讀書 > 故事 > 正文

          南國戀
          2014-08-22 16:24:21   來源:短文學網   評論:0 點擊:

          東去春來,秋歸夏至,自然界的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。無論時過境遷,緣起緣落,夢生夢滅,地球一樣zhi西向東繞動著;ㄩ_花落,新人換舊人;無論萬物自生自滅,一切照常進行著。江流入海,晝夜交替,無論人世間發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,今日與明日毫無關系,明天的日出不會因
             東去春來,秋歸夏至,自然界的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。無論時過境遷,緣起緣落,夢生夢滅,地球一樣zhi西向東繞動著;ㄩ_花落,新人換舊人;無論萬物自生自滅,一切照常進行著。江流入海,晝夜交替,無論人世間發生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,今日與明日毫無關系,明天的日出不會因為今日所事而來遲一秒或者提前。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,“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”,一句古詩完美的說明了人世間的一切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我不知道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究竟為何?但我想我們萬不能依了“赤裸裸的來,又將赤裸裸的去”。我們的人生萬不能如此的單調罷,然而卻怎么也思索不出人生的來龍去脈來。常聽朋友說文人能士所言,人生總得留下一點什么東西,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一點點,可那所謂的一點點究竟何物?生命從問世的那一刻起,我們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將會發生什么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或者去向何處?人世間,明明前一刻還是燈紅酒綠,翻天覆地,可誰知下一刻卻是血濺滿地,永睡不醒呢?我自小明事以來,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在成天無休止的忙碌著,世人誰能有所謂的先見之明呢?如此忙碌的后果幾人能得知、只是埋頭苦干,為活而生,為生而活,這似乎是世人的一切了罷。無論男女老少,他們整日為了生活而掙扎著,先且不放眼觀望,回收視眼,作為青年學子,學生生活何嘗不謂形形色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雖然是求學,但途中所遇所感,所見所聞,幾人明了?年輕的我們正處于花一樣的年齡,我們正占據著一個豐富多彩,一個無人能及的精彩世界;蛟S有一天我們站在一生的終點,回顧自己所經歷的一切人生,到了那時,我們會有怎樣的想法呢?年輕的我們正徒步與生命的長征之路,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將會是我們人生中無所換取、我們一生中最寶貴的一筆財富。讓我隨著故事中的腳步,隨著幾名大學生的校園生活,共同探索這美好而又短暫的青春之歌吧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軒小雅,A省某大學一年級歷史系最普通的一名學生,文雅大方的的性格,剛來到大學的她對這即將開始的大學校園生活充滿了期待。然而,這大學生活又會是她心目中所想象的那么美好嗎?恐怕無人敢斷言了。單純的軒小雅當然不會想那么多,八月的A城是那么的炎熱,熱的使人渾身上下有一種悶的慌的感覺,校園里卻是一片格外的安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或許太熱的緣故,除了個別在某個角落里約會的學生情侶以為,其他便沒有什么來往之人可見了。校廣播室里放著清脆動人的流行歌曲,軒小雅獨自一人坐在碧綠的長條柳樹下,正享受著那美好的音樂,忽然今日一幕閃過腦海來:今天早上軒小雅從校外買些雜志回學校,因為偶然在校門口遇見了一名特別有趣的男生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好,同學,你的東西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軒小雅連忙回過頭來,眼前一名大概不滿二十,個兒不高的男生正向她微笑著遞來一本書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同學,這是你的書,剛從你手上掉下來的,正好被我看見了……所以……”那個男生向她微笑著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哦,謝謝你,”軒小雅看了一下書,果然是她剛買的書,“要不是你恐怕就掉了”,軒小雅接過男生手中的書又補充道:“剛買的雜志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沒事,這下物歸原主了,大家都是同學,這是我應該做的”,那個男生客氣的問道:“你是哪個級的?我是大一歷史系的。”“啊,那么巧啊,我也是大一歷史系的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啊,我們該不會是一個班的吧”,那個男生有些開心的說道,“我太有緣了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嗯,有可能哦,我,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軒小雅感覺這個有緣的男生似乎有些不懷好意,于是說完便離開了,只留下那個男生傻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現在想起,軒小雅感覺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或者不太禮貌了,但更多的是有些好笑了。軒小雅臉角不覺露出一絲笑意來。拿出手機一看,果然時間不早,是到吃點飯的時候了。早上到現在,除了喝了一瓶牛奶,算是一天沒有吃過什么東西了。于是便起身慢慢走向食堂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此刻的食堂格外熱鬧,來往之人基本上是大一的新生,但因為初來的緣故,相互認識的并不多。他們大多兩三天的緣分,認識的問這問那,不認識卻只能迎面走來,然后相互錯過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突然感覺有人在叫軒小雅的名字,待她四處尋望,原來是她高中的同學陽可曉。起初,軒小雅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怕是相互認錯了人,畢竟那樣的話,誰也會尷尬的。定睛細看,果然沒錯。于是連忙相互打招呼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軒小雅和陽可曉原本是A省某高中的同級校友,高中兩年半的時間里,兩人的關系不算很好,但也稱得上是朋友。起初也不相互認識,偶爾碰面打打招呼,時間一久,兩人便混熟了,于是經常談談學習,談談生活。后來即將畢業的半年里、陽可曉因為家里的緣故轉校,走的那天軒小雅還去送了她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但是后來的時間里兩人因為學習太忙的緣故沒有了聯系。然而在這里相遇,換做誰當然都會意外高興了。同時來到這里的她們不認識幾個人,以后的日子里大概會是不約而至,往來密切了。剛一碰面,他們已經有了太多的話題,甚至忘了吃飯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傍晚大家都在教師上自習,校園里格外的安靜,偶爾會從遠處的叢林里傳來幾聲鳥叫聲。班主任讓大家在教室里相互認識一下,可班上竟沒有人開第一槍。一樣的時間里一樣的安靜。他們的時間,都在回想著自己初中高中的生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也在這個班?我就說嘛,我們有緣分呢?”終于有人打破了安靜的界限。軒小雅抬頭一看,是今天早上的那個男生。是感覺有些巧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嗯,對啊,怎么那么巧。”軒小雅微笑著回應……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因為他們兩個的開始,班上大多數人也慢慢開始聊了起來。通過聊天,軒小雅得知那個男生叫胡云強,是從海南考到這里來的。通過軒小雅的介紹,陽可曉他們三個開始成為班上第一伙友誼關系的建立。當然可想而知,軒小雅和胡云強的緣分將會成為這個班的一段佳話,這當然后話了,南國戀即將拉開序幕。

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南國戀

          上一篇:有一種幸福在泰州
          下一篇:當一切無可奈何只能認命

      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      久久免费观看潮喷潮,不用充值真正的免费交友软件,免费观看国产在线污网站无限
          <form id="jdbjl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jdbjl"><nobr id="jdbjl"><meter id="jdbj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jdbjl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jdbjl"><nobr id="jdbjl"><nobr id="jdbjl"></nobr></nobr></form>